南昌起义时陈赓呵斥林彪?时间和地点对不上,后来战略上有大分歧

2019-10-21 22:29:52 2071次浏览

导读:   敌军人多火力强,起义军伤亡惨重。首先,南昌起义时,陈赓任贺龙部二十军三师6团2营营长;林彪任叶挺部十一军二十五师73团3营7连连长。陈赓和林彪分处于“东北”和“西北”两个完全不同的作战方向。由此证实,

陈赓和林彪是国内外著名的将领。

陈赓第一时期出生在黄埔,林彪第四时期出生在黄埔。此外,南昌起义期间,陈赓任第20军营长,林彪任第11军第25师第7团第3营第7营连长。也就是说,陈赓是林彪的上级。

然而,林彪后来接管了陈赓:1949年5月,陈赓率领的第四兵团受林彪第四野战军的指挥。1955年,我军获得第一军衔,陈赓为上将,林彪为元帅。1959年9月,在林彪的约束下,林彪任国防部长,陈赓任国防部副部长。

最重要的是,陈赓的第二个儿子陈知建在《祖国的光明与阴影:开国先贤的后代讲述过去与现实》一书中提到,陈赓与林彪之间有三次重大的战略争论:第一次是辽沈战役基本结束后东北野战军是否应该匆忙入关的争论;第二是关于越级命令问题的辩论。第三次粤桂战役中是否与恒宝作战的争论。

由于陈将军和林元帅之间有如此多的交集,越来越多的关于他们的传说被发现,并成为公众的热门话题。

其中,“南昌起义中陈赓申斥林彪”的故事流传得非常生动,许多人都相信这是真的。

故事是1927年8月南昌起义后,起义军进军广东,被国民党钱大钧部围困,被迫撤退到潮汕。陈赓率领整个营作为掩护。敌军火力更强,叛乱分子伤亡惨重。林彪建议撤军,陈赓厉声说:“没有总部的命令,不许撤军。”并命令林彪带领公司冲上去。林彪认为支持者太少。陈赓喊道:“如果你再说一遍,我就开枪打你!”林彪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士兵去冲锋。在这次会昌战役中,陈赓左腿中了两颗子弹。后来,陈赓谈到过去,说:“林彪会打仗,但他需要有人打他。”

但这个故事是假的,因为只要相关信息被核对,它就会发生,而且故事中的时间和地点都不正确。

首先,南昌起义期间,陈赓是和龙部第20军第3师第6团第2营的指挥官。林彪任叶挺第十一军第25师73团第三营第七队长。两人分别属于第20军和第11军,当时和龙部第20军的指挥官陈赓,“想开枪”叶挺部第11军的指挥官林彪,这多少有些不靠谱。

此外,根据第25师师长周士第《周士第回忆录》中的记载,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广东的行进顺序如下:和龙部于8月5日开放南昌;叶挺是防守队员,于8月7日从南昌撤退。

也就是说,林彪的第25师和陈赓的第3师在离开南昌后相隔两天多。林彪和陈赓不可能在南下的路上相遇。

我们不会在行军途中相遇,所以我们攻击会昌时会相遇吗?

没有。

南昌起义军总政治部秘书长杨汉生在文章《纪念叶挺》中写道:“叶挺同志率领第十一军两个师进攻西北角。朱德同志率领两个团进攻东北角”。

“朱德同志领导的两个团”这里指和龙部的三个团,即周一群领导的教学团、第二师的六个团和五个团。

也就是说,在与会昌的战斗中,和龙部的周一群司令员带领第三师、第六师(陈赓担任第六师第二营长)和第二师第五师从东北进攻会昌。叶挺第二十四师和第二十五师从西北方向进攻会昌。陈赓和林彪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战斗方向:“东北”和“西北”。

此外,陈赓后来回忆起那场战斗,说:“我的第三师是先头部队,我一到会昌就向敌人开火。”"敌人派出四个团进行拦截,直到中午,我的后续部队才到达。"也就是说,陈赓的部队“一直呆到中午”,从未加入其他“后续部队”。

焦凯奇在南昌起义失败后的报告中也提到:“我的正面佯攻部队(即皇军第三师)没有与右翼部队(即不夜军第二十四师和第二十五师)接触是在日本战争中。司令员(周益群)行动太匆忙,向敌人发起猛攻。”

这证明在与会昌的战斗中,陈赓和林彪是不可能相遇的。

最引人注目的是陈赓对这场战斗的描述极其详细。他这样写道:“敌人大举进攻,我军无法支持,所以撤退了。当我撤退时,我走在军队的末尾,下午一点钟受了重伤...匆忙脱下制服,滚下山坡,掉进一个深草峡谷...我腿上沾满了血...当敌人靠近时,我咬紧牙关,停止了呼吸”。"敌人以为我死了,踢了我一脚就走了。"“在那里躺了两三个小时,大约下午四点钟,叶挺同志率领的部队进行了反攻,立即打败了敌人”。“我只穿了一件背心和短裤,我们的搜索队过来用枪托再次打了我。”“这时,前线已经占领了惠昌,我去了城里……”

这说明当林彪的叶挺部到达时,陈赓已经受伤。当时,他躺在峡谷里假装死去。即使他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林彪,他也不能申斥林彪。

杨汉生的《追忆叶挺》也证实了陈赓的记忆是准确的。文章说:“战斗一直持续到中午一点,第25师的同志气喘吁吁地赶到。”

《周士第回忆录》也从第25师的角度证实:“南昌起义部队南下时,第25师担任警卫。到达瑞金,接受攻击会昌的命令。晚上,部队从瑞金附近出发...因为他们走错了路,害怕浪费时间,所以他们出发了。爬山后,我听到会昌有枪声。我走得越多,枪声就越激烈。”

有人可能会说,陈赓申斥林彪不是在夺取会昌的战斗中,而是在疏散会昌和迁往潮汕的战斗中。

故事的另一个版本甚至说,陈赓申斥林彪时潮州被敌人占领,我军占领了三河大坝。

然而,陈赓在与会昌的战斗中腿部受伤。他被送往福建省亭州市傅连暲医院,然后用担架进入潮汕。潮汕失败后,他被调到香港...也就是说,无论是从惠昌撤离还是潮州陷落,陈赓都已经离开了作战部队。在医院或者担架上,不可能有“陈赓奉命带领他的部门掩盖”这样的事情,更别说陈赓申斥林彪了。

事实上,虽然陈赓和林彪在大战略上有过三次争论,但他们只是对事不对人。他们的个人关系仍然很好。

陈赓的第二个儿子陈知建说,在他父亲陈赓死后,林彪和他的妻子经常看望陈赓的孩子,并在几年里每年带他们回家吃饭。

陈赓的女儿陈知进也说林彪是黄埔军校的四年级学生。他的父亲陈赓是一名长期的军校学生,也是军校学员队的队长。陈赓教林彪第一次接触时要立正和放松。

陈知进说,他父亲曾经说过:“黄埔时期,我们的师生关系非常好。我也喜欢摸林彪的头,我的头发很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