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无锡垮桥"元凶"查明

2019-10-21 22:42:33 3253次浏览

导读:   继家乐福中国卖身苏宁之后,又一外资零售巨头退潮。交易完成后,物美集团将在双方设立的合资公司中持有80%股份,麦德龙继续持有20%股份。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8中国连锁百强”榜单,物美以48

备受关注的“10.10”重大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在312国道西岗路上,该事故已得到最新消息。

12日下午,无锡市人民政府信息办公室宣布,事故发生后,无锡市迅速成立了由综合小组、管理小组和技术小组组成的交通事故调查组,并邀请了5名专家对事故进行全面调查。

10月11日,事故调查正式启动。调查组对车主、事故车辆、装载情况、桥面翻转压下车辆、桥面翻转车辆、运输公司和货物装卸码头单位进行了早期调查,并依法对事故驾驶员、车主、运输企业法定代表人、货物装卸码头主要负责人和管理人员等采取了强制措施。

调查组聘请的专家组获得了该桥和两座相邻桥梁的9类相关数据,并进行了技术分析。整合各方相关数据后,专家组将对事故原因进行进一步分析判断,最终形成技术分析报告。

据报道,经过一夜的清理和维护,桥下事故路段的路面已基本恢复并通车。

严重超载的处罚是什么?

至于事故原因,无锡交警支队西山大队副队长马延庆表示,事故发生在312国道和228省道交界处,这对交通造成了很大影响。为此,我们协调组织两溪、惠山、吴昕周边交警进行周边疏导,并专门安排大量警力封锁事故现场周边八个主要路口的道路,劝说疏导交通

“当时,两辆载着钢卷的汽车一前一后穿过桥面。一辆车装了六卷,另一辆装了七卷。每辆车装载了数百吨。超载是肯定和严重的!”马延庆说,两辆超载车辆中的一辆先通过,另一辆发生事故。这两辆车属于无锡的同一家运输公司。目前,这两名司机已被无锡公安局控制。

与此同时,马燕清说,他对那天的事故感到震惊。“每个人都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在正常情况下,他(司机)不会去高架路。那天他不知道怎么去高架路,可能是因为他害怕地面上的警察。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更加重视这方面的管理,今后我们将继续加强这方面的管理,并从源头上加以纠正。”马延庆估计现场修复断桥需要长达一个月的时间。

据无锡日报集团赞助的无锡新媒体网报道,目前,无锡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处的所有“拒超称重检测系统”设施,包括无锡东、无锡西、无锡北、禺期和南泉,均已安装就绪,可以使用。无锡高速公路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无锡所有卡车在进入高速公路前必须通过“拒绝超过称重平台”测试,正常货运量扣除后将自动放行。如果超过限制,车辆将被禁止进入高速公路并被迫卸载。

此前,无锡当地媒体《江南晚报》于今年8月8日报道,g2京沪高速公路无锡互通入口和s19同心高速公路收费站,如新安南、新安倍高速公路正在建设中。交通警察指出,卡车超载对高速公路道路和桥面造成很大损害,并对交通安全产生不利影响。当车辆失控时,事故很容易发生。

称重检测从出口向入口前进,不仅可以提高车辆通过收费站的效率,还可以从源头上消除上述隐患。

事实上,根据现行的交通违章记分规则,如果船上货物重量超过批准重量不到30%,一次扣3分。如果驾驶负荷超过批准重量的30%或违反规定运载乘客,每次扣6分。综上所述,30%的过载通常被认为是区分不同过载水平的“红线”。如果超载超过30%,处罚将更加严厉。

针对超载仍然难以完全禁止的原因,城市情报处信息技术研究所所长沈丽君表示,虽然已经提出了各种控制超载的计划,但毕竟涉及多方面的利益,各地情况差异很大。在一些地方,特别是在资源出口的省份,陆路运输是主要的出口方式,这也导致高运输成本。如果司机和企业想要控制成本并赚取利润,他们就会有强烈的超载冲动。因此,地方政府很难完全禁止超载。

沈丽君坦言,要从源头上解决超载问题,最重要的是完善和调整车辆通行费征收和计量标准,修改道路通行费等措施,降低运输成本,优化运输结构,标本兼治。

此外,职能部门还建议有关方面考虑“处罚”严重超载,努力对各种道路上严重超载的车辆实行“零容忍”。

例如,2016年底,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召开联席会议,交通部负责人在回答询问时说,建议对严重超载和超载的货车非法运输进行处罚,以提高非法成本。借鉴国外成功经验和国内酒后驾驶控制的成果,建议加快研究和推进,将货车严重超载和超载纳入危险驾驶罪范畴,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提高违法成本,形成强大的威慑力量,遏制货车严重超载和超载。

如何在不超载的情况下赚钱?

据一家货运公司的老板张远(化名)称,按照正常流程,该公司拥有一批货物,并将找到当地一家运输公司报价。整个过程类似于竞标,最终价格最低的企业往往会得到订单。从a地到b地,双方将根据运输货物的重量(通常以吨为单位)计算价格。

目前,基于重量的运价已成为公路货运的主流定价方法。

这意味着一辆卡车装载的货物越重,运费就越高,收入也就越多。当然,这必须基于超载和没有被抓住的幸运情况。

随着劳动力成本的增加,汽车越来越多,商品越来越少,行业竞争的加剧,超载和混乱的现象加剧了。

作为一家货运企业的老板,张远表示,三四年前超载现象并不严重,但在过去两年里,石油和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卡车司机的工资从三四年前的平均每月780万元涨到了13015个月。

“当地货运公司太多,竞争也太激烈了。那些低价中标的运输公司基本上将超载。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要么赚得很少,要么可能会赔钱。”张远说。

这一观点得到了物流行业资深专家徐勇的认可。他认为,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每条链都在降价,促使运输企业承担风险和超载。甚至国内汽车制造商在设计汽车时也会考虑超载因素,为超载车辆奠定载体基础。控制超载是一项系统工程。有必要像控制酒后驾驶一样规范超载控制,并加强处罚。

来源:中国商业新闻整合自@江苏在线警察、界面新闻、国家商业日报、澎湃新闻、现代快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