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00一盒的格列卫或将成为过去式,印度仿制药首次杀入医保

2019-10-22 07:54:34 1975次浏览

导读:   而如今,印度仿制药有了合法的途径进入中国市场,不但如此,还首次杀入了国家医保局主导的新一轮药品带量采购扩面。以老奶奶服用的白血病特效药格列卫为例,一盒在中国售价约25000元人民币左右。会上,中印两国

去年,电影《我不是毒枭》大获成功。与此同时,它还将印度进口的高价原创研究药物和廉价仿制药推到了公众舆论的前沿。

现在,印度的仿制药有了进入中国市场的合法途径,不仅如此,它还首次进入了由国家健康保险局(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Bureau)牵头的新一轮药品采购扩张。

据媒体报道,进入中国市场后不久,印度雷迪博士的实验室以每片6.19元的价格赢得奥氮平片(10毫克规格)的竞标。

印度的仿制药比原药便宜几十倍

这次中标的奥氮平片剂主要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进口奥氮平片(zyprexa)零售价约为39元,国产奥氮平片(Orlando)零售价约为13元。

然而,在印度雷迪博士的实验室里,每片6.19元的价格确实非常有竞争力。

长期以来,印度仿制药公司在质量控制和成本控制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你还记得电影《我不是毒枭》中那个向警察哭诉的老妇人吗?

以格列佛为例,这是奶奶服用的一种特殊的白血病药物。在中国,一个盒子大约要花25000元。

对于普通人来说,25000盒是什么概念?正如老妇人所说,“我把房子吃光了,我的家人也被吃掉了!”

然而,印度仿药厂natco生产的印度版格列佛与瑞士诺华(Novartis)拥有相同的原料和加工技术。

与此同时,价格仅为原研究药物的四分之一左右。根据印度麦克斯医院2019年的最新数据,格列佛在印度的售价约为人民币980元。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例如,易瑞沙治疗肺癌,进口易瑞沙每盒2358元,10粒,肺癌患者只需吃药,每月7000元!

然而,在印度,一盒仿制品易瑞沙只需要750元左右,可以吃一个月。

国内制药公司“雪上加霜”

对病人来说,印度仿制药的合法进入无疑是“拯救房屋、拯救家庭和拯救生命”的一件好事。

然而,印度的仿制药公司通过集中采购参与了市场份额的竞争,但国内制药公司却挤了汗。

印度仿制药在质量、价格和成本结构方面的优势可能会进一步加重一些当地制药公司的负担。

然而,总的来说,印度仿制药进入中国市场有利于整个制药业的未来发展。

就像鲶鱼效应一样,在改变制药公司生存环境的同时,也有可能激活制药公司的生存能力。

专业人士指出:未来的制药公司需要成本领先的概念。如果我们暂时跟不上创新能力,如何通过内部运作优化、管理优化和更灵活的定价策略来确保我们在市场上的优势?

印度制药公司长期以来一直觊觎中国市场

作为世界第二大毒品消费市场,中国市场对印度有很大吸引力。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仿制药生产基地之一,印度拥有350多家世界级大型生物制药企业和5600多家小型生物制药工厂和仿制药企业。

根据数据,印度向全球200多个国家出口药物,约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0%。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印度的药品出口达到173亿美元,其中包括对美国和欧盟的出口。

其中,美国占印度药品出口总额的40%,欧盟约占15%,中国仅占1%。

印度当地的全球药店开设了跨境购物中心,开设了中国客服和支付宝等便捷方式,并希望中国患者通过网上购物购买低成本直邮印度仿制药。

去年6月21日,“中印药品监管交流会议”在上海举行。会上,中国和印度的药品监管机构讨论了印度向中国出口药品的问题。

嗅到商机的印度制药公司开始蠢蠢欲动。

2018年7月,印度第二大制药公司艾默拉费尔投资1亿美元成立艾默拉费尔泰州制药有限公司

2018年12月,印度阿拉宾杜制药(Alabin Du Pharmaceuticals)与罗欣制药(Rohin Pharmaceuticals)达成合作,在中国联合成立合资企业,共同投资研发和生产系统,引进呼吸产品。

2019年2月,印度制药公司雷迪博士申请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生物等效性试验,为进入中国市场做准备。此外,阿拉宾杜(Alabin Du)、雷迪(Reddy)和太阳制药(Taiyang Pharmaceutical)等印度大型制药公司也相继在中国进行药品申报。

2019年7月,印度制药巨头四浦的欧洲分公司ciplaeu宣布将与上海创诺制药集团全资子公司江苏创诺制药有限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投资在中国建设吸入剂生产基地。

制度问题一直是印度仿制药进入中国的最大障碍:进口仿制药要经过临床审批系统,仿制药的一致性评估需要几年时间。

随着一系列对跨国制药公司有利的政策的出台,如加快审批、取消抗癌药物关税等,以前阻碍跨国制药公司的因素正在逐渐减少。

中国加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加快进口原创研究药物和进口仿制药的审批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2018年底,国内临床试验默许制度实施,进口仿制药也进入备案制时代。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25000元的瑞士格列佛将被980元的印度格列佛取代。

然而,说到印度仿制药的成本控制,顺便说一句,这背后有许多阴暗的背景。利用印度许多穷人是文盲和没钱治疗的事实,制药厂和医院很容易获得大量的“老鼠”。

《印度时报》2013年报道称,在2007年至2013年间,约有2644名印度人在药物临床试验中死亡。然而,2015年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5年,有1,335人死于临床试验。据估计,多达60万印度人参加了人类老鼠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