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取最高处果实 要从最深处培土

2019-10-22 12:01:49 2064次浏览

导读:   许多科学家用一生在攀登一座学术高峰,而不是寄希望与一蹴而就。我们有些人就像是乌龟,走得慢,一路挣扎,到了而立之年还找不到出路。但乌龟知道,必须走下去!

教程:19名日本人获得20年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资料来源/知识分子

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慢慢走”有时不是一件坏事。

许多科学家一生都在攀登学术高峰,而不是希望一夜之间达到顶峰。

“我们有些人就像海龟。我们慢慢走,一路奋斗。我们在壮年时找不到出路。但是乌龟知道它必须下去!”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约翰·古德托在97岁时创造了一项新的诺贝尔奖得主记录。他的名言是许多诺贝尔奖科学家的共同学习品质。长凳必须冷十年,文章不应该是空的。为了收获最高的果实,一个人必须沉下心来,从最深处耕作土壤。

在过去的20年里,日本有19人获得了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这可以说是一大批诺贝尔奖获得者。日本特别重视基础研究。申请主体实行注册制度。研究人员很少受到检查和评估的干扰,他们也不会担心被忽视,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产出。这使得科学研究人员,尤其是年轻学者,能够投入学术堆,而不管研究结果是否能在短时间内产生经济效益。

这种经历值得学习。如果我们热衷于研究“短、平、快”的项目,我们会尽快研究我们能得到什么,我们会尽快开始这个项目。这与诺贝尔科学奖关注基础研究和在人类科学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的目标背道而驰。在诺贝尔奖的历史上,似乎是一个天体的灵感来自于“我热爱科学”的开端和源头的创新。

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慢慢走”有时不是一件坏事。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方光昌(Fang Guangchang)致力于敦煌研究20多年,最终以《敦煌手稿》前10卷的整理出版震惊世界。“敦煌在中国,敦煌研究在国外”的说法已经逐渐成为历史。在坐了20多年的长椅后,方教授甚至还没有用过他的手机。他说这是为了避免一切外来干涉,专心致志地工作。

“所有高端产品和尖端产业都需要基础研究的持续支持。电池的来源创新已经花了近一百年的时间,许多科学家一生都在攀登学术高峰,而不是希望一夜之间实现。”华东师范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姜雪峰表示,回顾中国的科技突破,也是几代人和科研团队不懈努力的结果。所有这些都促使我们进一步摒弃功利主义,始终保持警惕傲慢和鲁莽,追求卓越的动力。

通往诺贝尔奖的路不一定很远,但绝对是孤独的。

新民晚报记者高杨、王翰和曹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