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斜桥之斜桥榨菜,吃背后的故事

2019-10-23 14:48:07 3840次浏览

导读:   几乎人人都喜欢吃斜桥榨菜。浙江海宁有一座桥叫斜桥,斜桥旁边有一家斜桥榨菜厂,名扬天下的斜桥牌榨菜就是这里生产的。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缅甸、马来西亚等国都要斜桥牌榨菜,但是没有一个国家是只要原料不要成

几乎每个人都喜欢吃谢桥榨菜。

浙江海宁有一座叫谢桥的桥。谢桥旁边有一家谢桥榨菜厂。举世闻名的谢桥榨菜产于此。这家工厂不大,充其量是一家“中小型企业”。然而,浙江桥牌榨菜和四川吴江榨菜(上市企业)在中国分布均匀,后者味道更好。

海宁榨菜历史悠久。原来,普通人种植自己的榨菜并食用。榨菜是多余的,给了别人一些。民国二十三年,海宁大饥荒。出人意料的是,普通人只能靠吃蔬菜来度过这场灾难。抗日战争爆发期间,四川榨菜不能运到长江以南。一个商人在谢桥腌制了一批榨菜,然后运到上海和杭州。出乎意料的是,它非常受欢迎。上海和杭州的食客到处询问海宁哪里有榨菜。

1949年后,在谢桥建立了一家正规的榨菜厂。茅草棚被毛毡覆盖,变成了建筑屋顶瓦片。纯手工生产已经变成半机械化;坛子榨菜发展成真空小包装。

当时,榨菜厂被称为“国有海宁蔬菜厂”,并邀请上海书法家任政命名该厂。任政写了七个大字,每个花了5元,总共35元。

为什么它不能完全自动化?厂长解释道:不,因为新鲜榨菜到达后要在地窖里腌制四天,然后翻过来,翻过来,再腌一次,这次腌制三个月才能开始加工。这时,数十名员工将被集中起来,借助刀子,比拳头大的蔬菜头上的肌腱将被一个接一个地剥去。这叫做挑肌腱和修剪...必须手工操作,否则榨菜会像肌腱一样吃。

厂长是海宁人。他先是在榨菜厂工作,然后是车间主任,然后是厂长。已经30多年了。

每个人都喜欢桥牌桌上的榨菜,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家充满酸、辣、辣味道的工厂。目前,海宁的农民不愿意种植榨菜。他们都想享受农场的乐趣,种植有益的果树。种植榨菜能赚多少钱?榨菜能卖肉的价格吗?只有四川涪陵的农民愿意种植榨菜。因此,厂长从涪陵下令。当新鲜榨菜从几千英里以外的地方海运到浙江时,运费自然会增加。当船到达海宁谢桥时,环保部门立即通知处长,当你吊装时,榨菜汁不能滴入河里,污染了河流!

每个人都喜欢在桥牌桌上吃榨菜,日本人对它上瘾,但他们“狡猾地”想自己加工它。新鲜的榨菜已经到了。根据日本的规定,它必须放入4.5米长、3米高的坑中。每个坑一次可以腌制60多吨新鲜榨菜。经过三个多月的考验,日本人拒绝了,他们要求榨菜头直接包装,每箱一吨,然后运到日本。一吨榨菜只要6000元。

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缅甸、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都想在桥牌桌上吃榨菜,但是没有一个国家想要原材料而不是成品。

在鼎盛时期,海宁地区有100多家不同品牌和口味的榨菜厂。然而,“桥桥”品牌声音最大,产量最高,因为菜肴均匀,质地厚实,色泽鲜艳,味道鲜辣,口感清爽。老顾客闭着眼睛吃一根就能知道他们是否是斜桥。目前,100多家榨菜厂中只有13家关闭或倒闭。原因很简单:没钱。

榨菜厂努力工作了一年,销售额达到3000万元,净利润只有90万元。90万元只是上海一个金领的年收入,而榨菜厂的90万元分发给整个工厂的员工,这个数字太小了。

我试探性地问,“你的工厂不会关门吗?”他的回答很简单:工厂的100名员工都是村民。当工厂倒闭时,他们失业了。

当我走上斜桥和厂长握手道别时,我说:我希望你能坚持下去。我们都习惯在斜桥吃榨菜,没有它不行!几天前,我去很多超市买榨菜,但是都没有。如果你一年生产3000万包,而且只供应给上海,上海的每个人怎么能一年吃一包以上呢?我周围的许多叔叔阿姨什么也不带出国旅游。桥牌榨菜是必须的。吃披萨、三明治、热狗、薯条...我真的受够了,拿出一些榨菜吃。

厂长说:现在我是“海宁谢桥榨菜生产技能的代表性传承人”,我会让我们的榨菜技能传承下去。我将尽我所能坚持下去,进行深加工和精细加工,争取在国内外市场上更大的竞争力。它被称为立于不败之地的“斜桥”。

(朱瑞,这篇文章的编辑)

总编辑:吴斌,文本编辑:朱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