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宴:五岳剑派里面,为什么恒山泰山人多势众,堪比嵩山派

2019-10-23 07:51:33 1390次浏览

导读:   本场比赛,朱婷在进攻端29扣18中,成功率达到了62%,而且没有1次失误,其中首局她的一次扣球高度达到了3米08,刷新了她个人在国际比赛中的最高扣球纪录。此外,朱婷还有3次拦网和1次发球得分。每逢国际

温/李莫愁

阅读小说的方式有很多,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也是其中之一。本文从《笑傲江湖》的细节入手,勾勒出各大教派的色彩,并解释了为什么衡山派和泰山派都比华山派强大得多。可以说,这是一个不同的故事。

《笑傲江湖》展现了一个多姿多彩的江湖世界。各大门派都有自己的影响力,其势力范围随着自身实力和江湖形势的变化而变化。

少林武当作为江湖中的既得利益者,以维护自身的地位和领土为出发点。除了坐在山上看老虎打架,它还不时出来做点什么。无论谁是最激进的,他们都会摧毁他的政纲。以吴越剑派为代表的东正教新生力量,自称“侠义”,以消灭魔幻宗教为己任。然而,内讧极大地损害了他们的力量。然而,魔教对其势力范围的控制方式和要求与普通江湖门派明显不同。

至于势力范围的分析,本文仅限于《逍遥游》中出现的主要流派。付伟三陪等公司基本上不主动参与江湖上的“争权夺利”事务,以盈利为目标的企业,田伯光、杰布和尚、漠北双雄等“小规模纳税人”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安定下来:衡山学派和华山学派

作为一个非宗教教派,最早出现的华山教派有着悠久的内讧历史。从元朝末年杀死老大哥(详情见《田义屠龙记》)的领袖仙玉通到后来的“剑气二宗”大火,什么样的帮派经不起这场磨难。

最后,在岳不群一代,华山派成为一个“夫妻店”和20多个擅长功夫的弟子(令狐冲除外)。在最初的作品中,为了分散岳不群的注意力,田伯光跑到长安城“一夜之间偷走了七个大家庭”华山派同意“长安在华山附近,这是为了让我们华山派好看”。

由此可以推断,小岙武林人士公认的华山派势力范围大约在华山周围100公里。但事实上,岳不群无法有效管理自己的领土。例如,剑宗的风住在华山,田伯光曾经带着一个罐子去华山。

回顾一百多年前,华山是围困光明顶的武林六大门派之一。然而,在《逍遥游》中,顾涛的六位神仙可以迫使华山派逃跑,他们在途中几乎被15名歹徒“消灭”。连旅费都要去洛阳化缘。

严格来说,岳不群领导下的华山教派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势力范围。充其量,它只能被视为祖先的继承者,生活在华山。它的核心资产可能只是金招牌“华山派”和一些最好的剑术。

目前,它是一个著名的地级企业,几乎没有现金流,只有旧品牌和二流技术。

岳不群纯粹是一家吴大浪商店

衡山学校的情况与华山学校相似,但是衡山学校有更多的弟子。因此,除了该教派所在的山之外,衡山教派的势力范围更大。《小敖》的第三章描述了衡阳一座茶馆里发生的一座桥:

项大年(刘正风弟子)对茶博士说:“茶钱在这里...被指控为三六·叶(刘正风)。”

茶医笑道:“哈,是三六爷的客人。哈,我们不能邀请他。哈,茶钱是多少?”

因此,衡山市也是衡山学派的势力范围。

宗教信托:衡山学派和泰山学派

衡山派和泰山派不同于上述两个教派。首先,这两个教派都有宗教背景。有了宗教支持,熏香钱等收入是必不可少的。在古代,一些大型寺庙和道教寺庙经常有租金收入。在原著中,泰山和衡山两个教派的财力明显强于华山。

例如,当《小敖》第二十九章提到令狐冲接任领袖时,“数百名女弟子按照长辈的顺序站在他身后”。至于衡山派的势力范围,是值得交往的。在原著的第23章,当丁敬老师带着他的弟子们南下福州与飞鸽传书时,他提到:

鸽子在苏州白怡尼姑庵换车,从白怡尼姑庵到济南妙香尼姑庵换车,在老河口景清尼姑庵换车。四只鸽子将接力到衡山。

令狐冲还根据丁敬的指示,派衡山弟子去福州武香寺。虽然原书上说“衡山派与武林各部寺庙相互交流”,但当时正统的魔法宗教并不一致。如果把衡山派比作母公司,那么这些寺庙很可能拥有衡山派的“股份”,否则他们绝不敢公开帮助甚至接纳衡山派。

当然,这种“股份”可能是无形资产(共同的宗教信仰)、江湖上的人际交往,甚至是直接的金融投资,甚至可能有与衡山派有直接/间接关系的尼姑。

因此,衡山派更像是某个行业(佛教行业)的全国性连锁企业。它的直接控制范围主要是衡山总部。毕竟,根据原著的描述,衡山距离魔教圣坛不到一天的路程,其实力不足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自己。它的间接影响范围也包括尼姑庵和它所在的某些地区。

衡山学校的老师确实不弱。

泰山教派是一个道教教派,“整个教派四代有400多名成员”。据史料记载,道教自汉末张道陵时代起就扎根于泰山。唐宋时期,它成为著名的道教山。甘丰元年(666年),高宗皇帝封泰山在东方。在回来的路上,他给老子取名为“太上皇轩辕”,在泰山上修建了老君殿,崇拜老子。

历史上,“全真七侠”的王楚毅长期隐居在山东昆嵛山,孙不二则在泰山颍州见练。邱楚姬的女弟子徐寿深,曾经生活在泰山眼中的长春花。在金庸的历史谱系中,在元末的“倚天”时代,武林中没有真正的流派。萧骜泰山学派可能是山东道教力量的又一次整合。

然而,泰山派的内部矛盾比华山派更加尖锐。泰山派系的领导人甚至可以袖手旁观,让外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他们。这种脱离德国的教派最多只能在山东有自己的势力范围。江湖上,武功高强,背后势力强大的人就是“大老板”。碰巧泰山门主的武功不达标。例如,与领袖同辈的道家松田甚至无法击败田伯光。

奴才欺主:嵩山派

华山派内部大火之后,嵩山派是吴越剑派中最强大的。这是一个“奇怪”的教派。因为嵩山还有一个神教:少林。

在《倚天》中,提到火工陶陀偷了武术,后来成了武林中的祸害。由于这一事件,少林派开始互相争斗,罗汉堂的第一位苦慧禅师去西域组建自己的小团体。移居西域意味着,尽管库辉武功高强,但他不能在中原建校。少林充满了隐藏的天赋和卧虎藏龙。其他人会在沙发边打鼾吗?

其他弟子的“不满”不得不远离,但嵩山派却能够在少林的眼皮底下崛起。唯一的解释是嵩山派是少林为了对付魔法而建立的。这是一个惯例,一些大国支持一些小国,对抗历史上的敌人。

因此,松山派起初可能没有任何势力范围。然而,随着形势的发展,“代理人”逐渐不听幕后老板的话,在现实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松山派有一个雄心勃勃、管理良好的领袖,如左冷禅,他的势力范围早已超出了大本营。

左冷禅奴隶欺负领主

首先,左冷禅有一大群武术大师兄弟。这是刀剑江湖中的核心资产。因此,左冷禅可以不同程度地干涉其他四个派别的内部事务,或者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指导”他们承担一些“义务”。其次,左冷禅赢得了一大批黑帮专家,其影响力遍及江湖。

如果吴越剑派最终完全被左冷禅控制,正统武当派绝不是它的对手,少林在江湖上的“空谈家”地位也岌岌可危。这就是为什么少林寺和武当明确或含蓄地破坏了左冷禅的“与他人联合”计划。

新秩序下的老品牌:少林、武当等

少林寺是武林中历史最悠久的教派,与整个江湖“格格不入”。世界武术来自少林,少林弟子遍布世界各地。无论是莆田著名的少林寺,还是经过少林训练的江湖门派和秘密社团的头目,他们在武林中的靠山都是少林派。例如,少林弟子兼“田义”龙门护卫机构负责人大金被杀后,少林派为他挺身而出。

如果我们谈论武林中的势力范围,少林派可能没有对手。少林弟子占主导地位的地方/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少林派系。

当然,对于许多江湖英雄来说,拥有少林这样强大的力量来“掩护”他们也是一件好事。如果这是一个小教派,不能进入少林高僧的眼睛,结果将是它将被神奇的宗教“投资”。

少林是旧秩序的代表。

武当,作为正统宗教的“第二”教派,与当年的全真教有些相似。王重阳和张三丰都是江湖上的一流专家。结果,他们教的门徒彼此不如。在以前的“笑骄”时代,甚至还发生过魔长老夜间袭击武当,拿走真善剑和张三丰写的《太极拳经》的可耻事件。

这场战斗过后,武当的江湖地位和名气可能不如“倚天”时代。没有张三丰的武当派,就像没有黄家驹以外的地方一样,只能跟随少林,势力范围只能在武当山附近。前提是魔教和左冷禅都不会主动挑衅,因为徐冲的武术并不比左冷禅好多少。

至于昆仑派、峨眉派和崆峒派,原《逍遥派》中没有多少笔墨。不过,作为“田义”江湖六大门派的代表,他们能够应少林和武当的邀请,登上衡山,共同对抗魔教的攻击。据估计,他们的力量仍然存在,但不如以前了。然而,他们至少可以坚守各自的山顶,不像岳不群。

恐怕外观不多的丐帮也在衰落。因为在金庸的《雪山飞狐》、《沾有皇血的剑》等作品中,明清时期的丐帮几乎没有存在的意义。然而,从实践的角度来看,各个城市的流浪乞讨者实际上都有自己的领地。

作为题外话,在作家李默沙的书中,他偷偷拜访了丐帮的许多恶行,如割伤和割伤。就个人而言,我认为金庸对丐帮“正统”的描述是他一系列作品中的一个大错误。

至于清城集团,它已经被林平之滥用了,所以不会重蹈覆辙。

帮派协会:魔法教育

武林中潜在的势力范围是什么?神奇的宗教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然而,魔教在“气质”上明显不同于正教的其他教派,因为它与那些刀下沾血、为名利而战、称霸武林的江湖教派有着根本不同的要求——魔教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黑木崖主坛拱门上的四个字“泽北圣生”,自称为百姓服务就是明证。

如果把现代日本作为比较,其他教派是山口、住友和其他教派,魔法宗教更像是陷入帮派仇杀的“红军”组织。

少林寺方丈曾在《逍遥游》的最后一章中说过,“魔教将摧毁我们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的少林、武当和吴越剑派。”根据主流“金雪”人的观点,“小敖”的背景应该是明朝中后期,所以100多年前只有祆教能够“摧毁”少林、武当等势力。琐罗亚斯德教的目标从来不局限于“江湖”。

更不用说《笑傲江湖》中布莱克伍德悬崖的“陌生”地理位置,仅仅是“泽北苍生”几个字就让令狐冲觉得“东方不败...不是一个普通的鲁莽英雄”。魔法宗教的地下势力遍布全国。例如,当任我行夺取政权时,与岳不群和左冷禅不同,“剑”并不排除坤。取而代之的是,它逐渐移除了外围,交出了长老和宗教中其他强大的派系,这些派系可能在最终攀登黑木崖之前被交出。

你有科学,我有魔力

在这个过程中,原著提到一些长者“是江西绿旗的领袖”。可以推断,魔法宗教的高级管理人员分为不同的级别,如光使者、长老和旗领袖,也有地区领袖由总祭坛直接任命和罢免。这种控制是少林掌门人和吴越剑派掌门人无法比拟的。难怪武林中很多人公开提到“魔幻宗教”和“东方不败教”时都很害怕。

这显然是一个组织严密的恐怖组织,在江湖上有潜在的势力范围。除了直接控制邪教成员之外,邪教还通过“威胁”不同程度地“控制”了大量“非正统”的江湖闲散成员,如“三尸、脑灵丸”等毒药。这些人分散在全国各地。一旦魔法教育大师下达命令,这些人将不得不赴汤蹈火,充当炮灰。

用这种方式发展“线下”,武林人士称之为“神教”,而不是日月教,这实在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