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共和党人拥立“新人”,特朗普或以彭斯为“人质”求自保?

2019-10-23 08:37:08 707次浏览

导读:   9月28日,河南信阳。南湾湖水库开渔节,船只驶离码头后,渔民用60多艘渔船摆出“70”。一名渔民称系临时起意,用一个多小时摆好造型,想以丰收向祖国献礼。

随着弹劾程序的继续,民主党似乎正在动员美国支持弹劾特朗普总统。然而,在共和党内部,有迹象表明对总统的支持也动摇了。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副总统伯恩斯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许多美国媒体分析指出,如果特朗普能够确保伯恩斯一旦因乌克兰丑闻被弹劾就能一起下台,共和党将不得不选择坚定地为特朗普而战,以避免出现民主党议长继任总统的局面。

伯恩斯成为特朗普的救生衣

美国总统特朗普被指控在今年7月的一次电话中试图向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施压,要求他调查前副总统拜登,以便在2020年的选举中获得优势。丑闻的迅速升级让一些民主党人相信,众议院可能会在11月底感恩节假期前投票弹劾特朗普。

然而,在告密者说白宫试图掩盖电话的证据后,美国公众对弹劾特朗普的态度明显改变了。几项民调显示,支持弹劾特朗普的人数比例在过去几天大幅上升。

与此同时,在共和党内部,对特朗普总统的支持也有所动摇,国会两院的一些共和党人公开表示反对特朗普。

杰夫·弗雷克(Jeff flake)是前共和党参议员,此前曾批评特朗普,周四他表示,如果特朗普匿名投票,至少有35名共和党参议员将投票弹劾他。

美国《新闻周刊》报道称,对许多共和党人来说,副总统伯恩斯入主白宫的前景将使“驱逐特朗普”更具吸引力。

杜克大学政治领导中心主任鲁德尔(B . J . Rudder)28日在国会山发表的一篇评论中表示,等待时间越长,对共和党的损害越大。如果特朗普现在被抛弃,共和党仍有时间围绕伯恩斯展开竞选,甚至可能通过新的副总统增加其吸引力。

在成为副总统之前,伯恩斯连任众议院议员12年,担任众议院共和党核心小组主席,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任职,并于2012年当选印第安纳州州长。他在共和党内有广泛的联系,在处理内政、外交、内政和立法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当特朗普在2016年选择伯恩斯作为他的竞选伙伴时,许多共和党人表达了他们的支持。

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伯恩斯也被视为调解人,并在许多情况下发挥了平衡特朗普的作用。共和党人认为伯恩斯是一个安全装置。如果特朗普威胁共和党人,伯恩斯可以阻止。

根据美国宪法和总统继承法的相关规定,如果特朗普被弹劾下台,副总统伯恩斯(Burns)将成功当选总统——这对共和党人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坏选择。

然而,如果伯恩斯和特朗普一起下台,将会出现共和党人无论如何都不愿看到的局面: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被替换为美国总统。

因此,《新闻周刊》指出,这种可能性让伯恩斯成为特朗普的“救生衣”,这将迫使参议院共和党人竭尽全力确保特朗普的安全和健康。

伯恩斯目前处境困难。

伯恩斯似乎已经意识到他所处的危险。随着华盛顿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运动愈演愈烈,伯恩斯周四(9月26日)悄悄前往他的家乡印第安纳州,试图远离这场政治风暴的中心。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为期两天的印第安纳之行中,副总统谈到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贸易协定增加对精神健康的投资,但试图避免回答媒体关于乌克兰事件的任何问题。在这两天里,他对乌克兰事件最密切的谈论是在周四的一次演讲中,他抨击民主党聚焦于“毫无根据的指控”。

“无论民主党人及其盟友想花什么时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我都会继续关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伯恩斯在周四的一次演讲中说。周五晚些时候,他在推特上重复了这一声明,指责民主党“在了解事实之前就开始弹劾调查”。

伯恩斯的幕僚长马克·肖特(Marc short)描述了伯恩斯专注于重要问题的谨慎策略,并表示伯恩斯将“强调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不能做的事情”。

不清楚特朗普是否意识到伯恩斯在这件事上的特殊作用,但沙龙指出特朗普已经做出了暗示。

周三(9月24日),特朗普在联合国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白宫将宣布与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Zelenski)通话的内容,他还表示伯恩斯和泽兰斯基之间的通话也将公开。他还暗示伯恩斯也参与了引发弹劾调查的乌克兰丑闻。

“我认为你应该问问副总统伯恩斯关于他的谈话,因为他也(与乌克兰总统)进行了两次谈话。”特朗普说,“一切都很完美,除了祝贺和没什么重要的。”

《新闻周刊》分析指出,如果特朗普故意说这些话,显然是一个聪明的举动。一方面,伯恩斯被拖入水中;另一方面,逃避责任的指控被避免了。如果特朗普在接下来的几天或几周内继续将伯恩斯与该事件联系起来,那么这显然是特朗普的计划。

《华尔街日报》周五披露,尽管伯恩斯最终支持特朗普公开记录与泽兰斯基通话的决定,但当特朗普最初打算这样做时,伯恩斯曾表示反对特朗普。

然而,即使特朗普没有透露伯恩斯与泽兰斯基的对话,伯恩斯现在也不可避免地卷入了丑闻。

9月1日,伯恩斯访问乌克兰,并与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举行了面对面会谈。在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一名记者问及会谈中是否提到拜登时,伯恩斯给出了否定的回答。然而,他说,他确实对乌克兰与泽兰斯基的腐败表示了一些担忧。这呼应了特朗普的一些说法,即他在与泽兰斯基讨论国家腐败时提到了拜登。

此外,据报道,特朗普命令伯恩斯取消今年5月前往乌克兰参加总统泽兰斯基(Zelenski)就职典礼的行程。特朗普“明确表示”,他不想在任期内看到泽伦斯基“选择采取行动”之前会见他。

然而,白宫表示,伯恩斯对乌克兰的访问尚未最终确定。至于伯恩斯和特朗普之间是否有任何沟通,伯恩斯的幕僚长肖特表示,他不会透露特朗普和伯恩斯之间的任何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