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皓:增强自主能力,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

2019-10-25 17:31:23 2973次浏览

导读:   日前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提出“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攻坚战,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这对我省产业继续升级提出了新的要求。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归根到底是要提升自主能力。当前,湖南应充分

小浩

近年来,随着“三比一、一减一补”的稳步推进,湖南供给侧结构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效。产业规模和产业链水平大幅提升。产业结构转变为“三二一”,新增“四大”企业6500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质等级建筑企业、规模以上企业和餐饮企业、国家重点服务企业)。日前,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提出“产业基地升级、产业链现代化、产业基地改造工程”的艰巨任务,对我省产业持续升级提出了新的要求。

根据标准产业基础改造项目的发展思路,湖南产业在以下四个维度有改造和提升的空间:第一,产业协同。产业协同是指一个区域内产业整合的相互合作形式。长江三角洲地区已经开始从一个“工业飞地”升级为一个“科学飞地”,与新的模式相协调。湖南的产业整合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第二,产业链的弹性。产业链的韧性与行业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有关。这主要取决于“卡脖子”的关键部件和原材料是可以独立供应还是有其他供应商。对湖南来说,要增强产业链的韧性,就要着眼于产业链的优势,努力突破“瓶颈技术”,强化产业链,而不是简单地扩大产业类别。第三,价值链已经攀升。产业价值链上升的核心是产业要素投入结构的升级,如高技能劳动力、内部研发形成的无形资产、全要素生产率等。目前,湖南社会整体研发投入强度为1.94%,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专利申请和授权的快速增长与科技成果的难度和转化率低并存。第四,创新和创业的环境。在缺乏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很难实现要素的有效配置,在无序竞争或过度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很难形成以“自主研发”为主导的产业路径。湖南应进一步优化创新创业环境,成为传播创业技能的产业高地。

归根结底,实施工业基础改造项目是为了增强自主能力。当前,湖南应充分考虑技术革命带来的新产业格局,积极与粤港澳及海湾地区建设接轨,把握岳麓山国立大学科技城和创新型省份建设等历史机遇,全方位巩固自主能力基础,推进产业基础改造工程。

——巩固深化产业合作的自主能力。

在信息技术等新技术的推动下,产业整合已经成为重塑产业结构和跨国创新的重要手段。传统产业和高新技术的融合,特别是互联网制造、人工智能制造和制造服务的融合模式,推动了整个产业链的升级和跨行业的升级。其中,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融合是一种新的产业合作形式,它可以使企业通过优势资源的协调互补,充分发挥比较优势,进一步扩大自主能力。例如,中联重科在产品、制造和决策方面实现了智能化,增强了其核心竞争力。同时,中联重科通过工业互联网增值服务创新商业模式,推动工程机械行业现代服务业的创新发展。湖南、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一直有着比较密切的产业合作。加快探索“科学飞地”模式,巩固自主区域产业合作能力。

——从突破“瓶颈技术”中挖掘自决。

企业不仅是市场经济的主体,也是创新的主体。充分发挥企业主体作用,有效调动相关资源,共同突破“瓶颈技术”,是增强产业链弹性、增强产业链抗风险能力和竞争力、培养企业自主能力的必然选择。例如,早在2010年,湖南省科技厅和长沙市科技局就与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联合投资3000万元,探索政府和企业联合招标在全国范围内设立重大科技项目,突破“瓶颈技术”的先例。近年来,三一重工不断攻克关键技术,保持了在国际竞争中的主导地位。

-通过升级元素结构获得自主能力。

科技创新是全要素生产率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企业形成自主能力和获取技术垄断利润的关键驱动力。一方面,在科技创新和产业转型深度融合的大趋势下,把握产业发展的方向、路径和重点,通过产业选择和产业链升级实现价值链攀升;另一方面,要从科技创新源头入手,充分发挥高层次人才和科技金融等高层次要素在自主创新能力培养中的积极作用。例如,岳麓山国立大学科技城聚集了各种先进元素。应大胆探索新材料、设备制造和超计算领域“产业链”和“产品链”协同创新的要素配置新模式。

-在创新和创业的环境中行使自决权。

优化经营环境,鼓励创新创业,是湖南创新型省份建设的关键。2019年,湖南将以“审批最简单、准入最广泛、服务最好、效率最高、成本最低、监管最规范”为目标,在全省开展“优化经营环境实施年”。为进一步优化创新创业环境,推进产业基础改造工程实施,建议建立公共技术平台,解决公共技术的外部问题,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确保创新效益,提高专利成果转化率,释放技术市场价值。

(作者是湖南大学经济贸易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