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由的21世纪,我们亲手把无数孩子送进了"监狱"

2019-11-01 20:50:04 3219次浏览

导读:   曾经捍卫过自己隐私的我们,到了养孩子的时候,却恨不得给他们上全天候定位的手表、有家长模式可监控的手机、教室里也安排带ai分析功能的摄像头......越来越多的商家也进入学校迎合家长的监控需求,把无数孩

资料来源:每日会议

社会文明的方向必须是让人们越来越自由。

你应该知道奴隶社会对人类最大的破坏不是沉重的劳动负担,而是每时每刻的持续监控。只要你偏离既定标准,你就会被鞭打过去,让你喘不过气来,没有自由,你的意志就会逐渐枯萎死亡,最后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在21世纪,我们将不受陆地的束缚。如果我们想去的话,我们会去大城市,如果我们想的话,我们会回到家乡。它也不受时间的限制。过去,旅行和邮寄都很慢。现在我们会在微信上实时看到你。即使不受习俗的约束,也没有必要妥协,如果你想离婚就离婚,如果你想出来就出来。......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们今天都比历史上任何时代的人类更自由。

然而,一群人正朝相反的方向走去。他们过去可以随心所欲地在社区和操场上玩耍。现在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必须定位在gps上。甚至在学校里,他们每分每秒都被现场录音,打了几次哈欠,笑了几次,而且他们的运动姿势也不标准。......

考虑到可怕的整体监测场景,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在这一代儿童身上,而且随着社会恶性事件暴露率的不断提高,监测水平也越来越差。

如果我们年轻时没有什么隐私可言,那就是父母会偷我们的日记。我相信99%经历过这种情况的人会和父母吵架。

我们曾经捍卫过自己的隐私,我们想在教室里给孩子们配备全天候手表、带家长监控模式的手机和带人工智能分析功能的摄像头...越来越多的企业也进入学校,以满足家长的监控需求,将无数的孩子送到隐蔽的监狱。

这孩子上学还是坐牢?

我还没用过人工智能技术,但是上海的小学生已经用过了。

在接下来的教室里,人工智能可以捕捉所有学生的坐姿、举手发言、低头抬头、站立,甚至孩子的表情是否快乐,还会记录几个哈欠。

图片上的绿色方框里是抬头看黑板的孩子,绿色表示“合格”,红色方框里是低头看黑板的学生,红色表示“不正常”。这是家长们渴望得到的焦点认可。人工智能将根据抬头和面部表情数据直接判断一个孩子是否“专注”。

此外,人工智能还可以识别学生课桌上的项目,并计算所有与学习无关的项目,这也被认为是儿童的“分心”。

孩子们可能一天要做出数百种表情,机器会根据这些表情来决定孩子的情绪。老师一眼就能看出孩子是高兴、悲伤还是厌恶,然后根据这一系列数据区别对待学生。

是的,你没有错。你不必问你的孩子今天是否心情好,因为他们会假装心情好,否则他们会被父母和老师炮轰。

与这种普遍的监测和分析相比,我们年轻时害怕得不到父母的签名根本算不了什么。

就像老板在你的电脑屏幕上安装了监视器,在你的手机上安装了位置共享。你必须随时准备好被折磨:为什么不集中精神?

我会问你是否害怕。我现在不知道你是在学校还是在监狱。

将来,除了学习之外,孩子们的学校任务还包括扮演“心情好”、“用心听”和“安静、没有冲突”的好孩子...他们都有同样的笑脸和同样专注的眼睛,就好像他们是从同一个模子里雕刻出来的。

人工智能肯定比最严厉的父母更可怕,因为监控技术是一天24小时,全方位检查,没有任何情感。

尽管在这种控制下的孩子是安全和可见的,但他们就像农场里的鸡,完全失去了他们的隐私和自由。

滥用技术的后果就在前方。

加拿大有一个隐私委员会,该委员会于2012年发布了一份关于儿童技术监测的分析报告。他们发现过度的监督和控制严重损害了儿童的自主和独立。孩子们变得不正常,他们只会根据“他们是否受到惩罚”来决定自己的行为,而不会考虑行为本身的价值和真实性。

这一幕让我想起了杨永新和他的电击疗法。

就像下意识反应一样,人生来就要鞭打一次。当这种模式形成条件反射时,没有人会考虑我为什么要再次这样做,但从心底里,我认为我必须这样做以避免受到惩罚。

被监控的校园不公平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班上一定有某种同学,他们不太认真上课,作业也做得不好。他看起来很流氓,但是他的成绩很好。

多年来,每个人对应试教育的批评从未停止过。主要的批评是应试教育抑制了孩子的天赋,对高智商学生来说过于死板。如果应试教育的“服从”标准被量化为每天的言行,那些聪明但不太“好”的孩子会崩溃吗?

如果老师根据量化指标对学生区别对待,那么受影响最大的不是遵循规则的孩子,而是不遵守规则的孩子。人工智能监控的存在成为应试教育缺陷的放大镜,规则有害的一面得到了充分发挥。

对幼儿园最广泛使用的实时监控甚至更麻烦。

高中生的父母不会每天盯着他们的孩子,但是幼儿园孩子的父母可能会。

许多幼儿园老师报告说,由于幼儿园提倡家长实时检查摄像头,所以每班总有一些要求很高的家长,他们一天要联系老师七八次:给孩子多喝水;我的孩子需要衣服。我的孩子刚才没有学拼音。......

有全职工作的父母没有时间仔细观察。

每个老师的时间都是有限的。如果高要求父母的要求得到满足,其他孩子只能保证他们不会打架或受伤。一对一的私人时间完全被需求高的父母占据。

受害者绝对不是幼儿园老师,而是父母被忽视的孩子。甚至幼儿园也变成了“基于噪音的”,实时监测必须提供详细的“噪音”依据。为什么不哭的父母应该受苦?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们从小就会感到不公平和不平等。

监测的初衷是为了解决儿童的安全问题。然而,对儿童安全的担忧可能不是真的。

许多父母觉得当他们年轻的时候,他们的父母都在工作,没有人关心他们。他们栓上一把钥匙四处跑,因为那时候很安全。现在时代不同了,坏人越来越多。当然,孩子们必须一天24小时看着他们。

然而,焦虑和恐慌可能是一种幻觉。据统计,自2000年以来,美国儿童犯罪率逐年大幅下降。中国失踪儿童的数量明显减少。2017年失踪儿童人数仅为1990年的六分之一。

社会显然变得越来越安全,只是因为媒体变得越来越发达、越来越快,我们收到了更多的负面信息,我们觉得这个社会对儿童来说更危险。

教育专家反对一个接一个地过度监控儿童,而企业则不断夸大焦虑,倡导更多的定位、监控、分析和控制。每一项功能背后都是已经赚了很多钱、赚取了不可预测的巨额利润的企业。

以爱之名,我犯下了各种各样的人类罪行。

在美国电视剧《黑镜》中,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名叫莎拉的可爱小女孩在3岁时意外迷路了。她妈妈很担心。找到女儿后,她更有动力去保护她。她四处寻求帮助,希望能更好地保护她的女儿。

后来,母亲如愿以偿地找到了一家科技公司。通过尖端技术,他们将智能芯片植入莎拉的大脑。

这个芯片实现了莎拉母亲的愿望。这让她能够轻松控制萨拉的思想、所见所闻、情绪和注意力。

这是人工智能的升级版本。人工智能目前只能监控孩子,但它仍然要求父母使用传统的手段来沟通,甚至殴打和责骂孩子。这个芯片不同。

莎拉的母亲只需点击一下鼠标就能知道女儿的位置和身体状况,甚至一眼就能知道她体内缺少什么营养。

最棒的是,芯片可以通过控制器读取莎拉视网膜上接收到的信号,然后显示给显示器,也就是说,母亲可以随时用女儿的眼睛看到世界。

为了防止女儿感到沮丧或压力过大,母亲可以选择性地控制女儿看到的东西。只要她的女儿处于压力之下,比如看到血腥暴力和不适合儿童观看的场景,她就可以在自己的眼前自动击中马斯克。......

这是一次极其反人类的行动。

小女孩过去被邻居的狗吓坏了,但现在她看不见狗了。......

一些男孩在打架流血。芯片检测到莎拉的紧张和压力突然增加,并自动对流血部分进行编码。她只能看到模糊的马赛克。

从那以后,萨拉一直生活在一个纯粹的世界里。没有威胁,没有暴力,没有压力,也没有色情。她还正常吗?

可怜的萨拉甚至看到爷爷中风摔倒,她的眼睛立刻模糊了,无法及时有效地做出反应,她只能呆呆地看着。

看到母亲在祖父的葬礼上哭泣,她再次看到眼前的马赛克,因为系统会让她难过地发现这张照片。

终于有一天,当她在画画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画不出鲜红色,所以她好奇地用笔尖戳了戳手指。然而,在她感觉到疼痛之前,系统立即报警,她的母亲全速赶来。

莎拉自残后,她母亲根据医生的建议关闭了系统,并承诺不监控女儿的生活,但为时已晚。

莎拉已经在真空世界生活了很长时间,她没有能力评估周围的风险,也没有能力应对这些风险。她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与男孩发生性关系,并开始尝试毒品。......

警报再次响起,母亲害怕再次启动监控模式。

然而,莎拉再也无法忍受了。她拿起显示器,打碎了母亲头上的平板。莎拉没有感情,因为她母亲的血淋淋的头是马赛克。

在上次冲突中,莎拉的母亲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这句话有多熟悉?所有的监控、控制和高压都是以爱为名的。

在任何时代,监控儿童都是一种普遍的需求,21世纪的技术发展已经给了监控最大的可能性。

没有人想故意伤害孩子的隐私,但是在不断增长的无限放大的焦虑中,太容易获得的技术隐藏了我们对尺度的判断,尽可能的,尽可能的全面,好像它尽可能的安全。

谁能想到在21世纪,当人类最自由的时候,我们最应该警惕的是不要把无数的孩子送进技术监狱,让他们成为农场里的肉鸡。

山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