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系统网址 节后综合征?有病没病,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2020-01-11 15:12:24 2390次浏览

导读:   lifestyle生活参考节后综合征?于是,人类聪明地给这种心情找了一个完美的名词——节后综合征。消息一出就引发吃瓜群众们关于两人感情生变的猜疑,不过宫内厅当时明确表示,真子公主和小室圭两人要结婚的想法没有改变。由于真子的大婚已获明仁天皇首肯,为避免有失天皇颜面,宫内厅打算等2019年明仁退位后,要求小室圭“自愿”退婚。双方关系破裂后,该男子要求小室佳代偿还借款,但她认为这是赠与,拒绝了男方的要求

永利皇宫登录系统网址 节后综合征?有病没病,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永利皇宫登录系统网址,lifestyle

生活参考

节后综合征?

有病没病,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掐指一算,春节假期就这么电光火石地结束了,今天,是全国大部分人心中的工作第一日。

带着在家里作威作福惯了的精神世界、被大鱼大肉惯坏了的肠胃以及不知道在哪个小山坡上放羊的心,职场人们又回到了办公室:工作群里开始有新的通知,老板开始派下新的任务,然而多少上班族内心中的的确确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不想上班。

于是,人类聪明地给这种心情找了一个完美的名词——节后综合征。当然这个举动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如果真不想上班,给老板的假条上写“我得了节后综合征”总比写“我就是不想上班爱谁谁”好多了吧?

在现代人的“病史”中,“节后综合征”真心不是孤军奋战,papi酱曾在一个4分钟的短视频里,一口气爆出了抑郁症、厌食症、暴食症、洁癖、嗜睡症、社交恐惧症、自闭症、选择恐惧症、囤积症、恐高症、强迫症、电话恐惧症、焦虑症、躁郁症、回避型人格……等十几种当代网络“常见”病种。

这些病名之中,有真有假,有强有弱,但是它们无疑都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病种”。

时代的进步,医学的不断发展,似乎正在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越来越多的疾病。而如今,各式疾病——不论真假——在毫无边界的网络环境中随处可见,耳濡目染之下,不少根本不存在的病症也横空出世。爱宅就是社恐,心情不好就抑郁,没胃口就厌食,excuse me???我们到底对生病有什么误解?为啥总有那么多人喜欢说自己有病?

互联网时代里的人,十有八九“有病”

比起感冒发烧、头疼牙痛这些日常小恙,心理疾病更容易让大家认为“自己有病”。究其原因,除了人们越来越重视自身健康,更多的还是……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foreign media

外媒看点

加入邪教、欠钱不还,

日本公主的这桩婚被准婆婆毁了?

按照原计划,日本明仁天皇的长孙女真子公主将于今年11月完成自己的人生大事,与大学同学小室圭结婚,谱写一段公主下嫁平民穷小子的浪漫爱情故事。

2017年5月17日,小室圭作为日本王室的准驸马在工作的律师事务所外接受记者采访。(网络图)

然而,2月6日,日本宫内厅却突然宣布两人的婚礼将延期至2020年举行。当时官方给出的理由是“没有足够的时间为婚事和婚后生活做准备”,于是决定等日本皇室办完天皇交接的大事后再结婚。

消息一出就引发吃瓜群众们关于两人感情生变的猜疑,不过宫内厅当时明确表示,真子公主和小室圭两人要结婚的想法没有改变。

最近又有媒体爆料称,婚礼延期只是两人“体面分手”的借口——据日本首相府消息人士透露,所谓“婚礼延期”是阶段性分手第一步,二人实际已分手。由于真子的大婚已获明仁天皇首肯,为避免有失天皇颜面,宫内厅打算等2019年明仁退位后,要求小室圭“自愿”退婚。

据《泰晤士报》报道,真子公主的婚事若真告吹,也许和小室圭的母亲脱不了干系。据说,她不但在男女关系上处理不当,卷入债务纠纷,还信奉邪教。

日本《周刊女性》曝出小室圭的母亲小室佳代的近照。(网络图)

日本《周刊女性》称,小室圭的母亲小室佳代曾向交往对象竹田先生要了4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3万元)。双方关系破裂后,该男子要求小室佳代偿还借款,但她认为这是赠与,拒绝了男方的要求。

不仅如此,佳代还被曝出信奉一个名叫“大山祇命神示教”的宗教。这个宗教号召教徒信神、向神祈祷,以过上好的生活。因为1987年有信徒卷入一起性质恶劣的杀人案件,这个教在日本普遍被认为是邪教。而更要命的是……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opinions

观点

别买了,你妈不吃脏脏包

胡同里的小食店,不知什么时候改了招牌,只是改,不是换,招牌上头两个红火的“奋斗”二字还在,只是原来的“煎饼”被换成“脏脏包”,三个字有些局促地挤在一起,装修画风都没变,却瞬间完成了由8块到18块的“消费升级”。

小食店的与时俱进,足见了新晋网红“脏脏包”的人气。

这两年来,人们大概已经“熟悉”了这样的报道:“某某网红店生意火爆,排长龙队3个小时还是买不到,黄牛翻倍倒卖依然抢手。”这般盛况,搁以往当以为是只有春运期的火车站才能看得到,现在却是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主角从什么某某叔叔、某某青团、某茶走马灯似的换成了现在的脏脏包,而下一个接棒者或许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这些主角,被人们统称为“网红美食”。但若你去问各个正主,对“网红”二字,诸位多少是有些抵触——眼下的热闹自然不是介意的,但极盛后迅速过气的标准路径难免让人心有戚戚焉;另外,你若是去问身边的朋友,想必对“美食”二字疑义颇大的大有人在。“美食?请称其为网红食物。”我一位对吃颇有点讲究的同事多次郑重更正到。

溯源起,掀起这股“脏脏包”风潮的,是一个自韩国落地京城的面包咖啡厅品牌,叫our bakery。而若是没有这位叫seo hanyoung的品牌合伙人,脏脏包这裹了浓浓巧克力的可颂,不过就是甜食爱好者、面包爱好者万千选择中的一个而已,顶多算是“丑得有特色”。而为这脏脏包加持的,是seo hanyoung作为明星造型师的身份。

作为exo等韩星的造型师,seo hanyoung手中握有优渥的明星资源,而明星资源也就意味着流量。因而,在开店之初,our bakery就集齐了一大票韩国明星到店打卡拍照站台,这也是为何该店的主打品类脏脏包能够迅速地在ins上风靡起来。

而进驻中国的our bakery,则是……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容州新闻